我跟阿公雖是隔代的祖孫關係, 不過我們家是三代同堂, 所以從小我跟在他身旁長大, 跟他有太多相處的回憶, 以前阿公做工程, 我記得有次他帶著我, 還背著裝滿一整個旅行袋的鈔票要搭車出門去, 當時我問他: 阿公, 我們帶這麼多錢要去哪兒? 阿公只是神秘地笑一笑...(我也忘了最後那袋錢到底去哪兒了...)  在我吃素那幾年, 有次他一邊處理蝦子一邊跟我說: 蝦子不是肉! 所以妳可以吃! 每次過年他總會特別騎車去西螺的菜巿場買回一堆素料給我, 像是素香腸, 素花枝, 還有一堆無法分辨的素炸物, 數量多到大仔都會恐嚇我要吃完才可以回台北!

我大二那年的生日剛好遇到國曆跟農曆同一天, 我媽跟阿公講這件事, 阿公一時龍心大悅(真的是龍心, 因為阿公屬龍)就給了一把鈔票要媽媽帶我去買黃金慶祝一下~ 一個多月後我媽病危被送到林口長庚, 阿公從雲林趕到林口在病床旁跟她說: 阿惠, 妳不能死! 妳死了, 萬一妳丈夫再娶, 妳的小孩會被虐待! 妳要好好活下來才能顧妳自己的小孩! (後來我媽真的脫離險境, 其實當時我已經大二, 大仔都在上班了, 阿公還可以用這種方式讓我媽努力撐下來!) 媽媽在長庚住了4個月, 一開始常發燒, 醫生說發燒的話就表示狀況不好, 阿公想了想, 不惜血本去買了已經被國際保育組織禁止販售的犀牛角, 他說犀牛角退燒最有用, 果真也很有用, 媽媽後來就沒發燒了! 某日醫生說媽媽適合吃綠色大蕃茄, 阿公馬上從雲林帶了二箱大蕃茄到醫院! (不過因為數量太多, 幾天後全部變成紅色大蕃茄...)

我媽生病那幾年, 只要有人說哪種藥草可能對我媽的身體好, 我阿公馬上就會在我家前面也種上一堆, 其中有一種俗名叫"白馬蜈蚣"的藥草, 阿公種到變成供應商, 台南, 高雄, 台北都有人跟他訂藥, 據說有次突然出現陌生人來我家要跟阿公買這種藥草, 阿公問說怎麼知道到我家來買? 對方說因為他家人在醫院病危去求神, 是神明叫他們來我家買的... 這.......... 連神明都知道阿公是供貨源頭啊~

除了種藥草, 阿公也常亂種水果, 說亂種是因為他可能種個二,三年, 看一看覺得不順眼, 就給它砍掉重練, 所以我記得他有種過芭樂, 火龍果, 酪梨, 蓮霧, 香蕉... 而且阿公喜歡施重肥, 所以火龍果常常大到令人不知從何吃起! 媽媽離開後, 我們家有好幾年沒養狗, 前幾年阿公又去要了一隻狗回來養, 我問大仔說: 阿公養的那隻狗叫什麼名字啊? 大仔瞄我一眼就說: 叫露露啦~ 後來我問阿公說: 阿公, 那隻狗叫蛤米名? 阿公大概想了三秒鐘然後就回答: 叫露露好了... 是的, 阿公心目中的狗名字只有那一千零一個: 露露~ 我們家已經有過N代的露露了... 阿公去年開始也熱愛養黑狗, 過年那時候家裏出現了5隻黑狗! 阿公每天下午2點多就開始煮狗食, 煮好後放到5點再統一放飯!

阿公是綠色支持者, 很多年前民進黨辦的牽手護台灣, 阿公還會特地騎機車到省道上去參加, 前年過年黨工到我家, 阿公雖然一直懷疑黨工是國民黨的, 不過阿公要維持良好的風度, 所以阿公都沒開口問黨工, 直到今年大年初二, 阿公一早就騎腳踏車到大仔家, 一開始還東聊西聊, 後來突然問我: 咦, 那一個今年不來啊? 我說: 會啊, 等一下就來了~ 阿公又問: 阿他是國民黨的呴? 我說: 是啊~ 阿公竟然很妙地回說: 最近國民黨攏做很多奇怪的代誌... (不過後來黨工出現的時候, 阿公還是沒有自己開口問他是不是國民黨的)

阿公也是一個很能接受新食物跟後輩意見的老人家, 就像他愛喝優酪乳, 大仔最常買林鳳營的草莓優酪乳給他, 大仔說阿公都會喝光光, 之前我曾跟他說要多喝鮮奶, 而且要低脂的比較好, 後來我回家發現冰箱怎麼出現了一罐杏仁牛奶? 原來是阿公去買鮮奶的時候, 他知道紅色字體是全脂, 藍色字體是低脂, 但杏仁牛奶也是藍色字體, 所以阿公以為那是低脂鮮奶就把它買回家了.... 阿公平常都戴那種上頭有興農LOGO或是寫著XX宮的帽子, 後來我買了一頂KAPPA的棒球帽給他, 他騎腳踏車的時候, 就會戴著那一頂, 腳上還會穿大仔買給他的布希鞋, 真是一個新潮的老人啊~

從小到大, 生活裏都有阿公, 一轉眼三十幾年過去, 跟阿公的共同生活回憶真的是很多很多.....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