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自從去年11月初因右下腹疼痛在敦北長庚被扣留12小時, 又經歷無數門診, 甚至連大腸鏡都出籠後, 大仔決定帶我去尋訪自費名醫, 藥錢很貴是一回事, 這個醫師有個名言是: 要依賴運動, 不要依賴藥物! 於是我被醫生要求每天要連續走路2小時, 而且是風雨無阻! 他說下雨就去逛百貨公司, 總之一定要天天走路! 因此從11月下旬開始我真的每天乖乖去走路, 飲食也乖乖配合, 走到今年農曆過年時, 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是走遍天下無敵腿了, 大部分時候也不需要搭公車了, 例如我在長庚看診後, 就會從敦北走回萬隆, 很威吧!!!

只是! 最後遇到了農曆過年, 這麼喜氣洋洋的氛圍底下, 人類很容易東吃西吃, 我在過年期間應該把過去三個月幾乎不碰的違禁品都塞進肚子了, 記得年假快過完時, 某早我是被肚子痛醒的, 不過因為沒有持續痛, 所以我也沒放心上, 直到農曆年後第一個星期五回到台中, 睡前黨工只是不小心稍稍碰到我的右下腹, 我就哇啦哇啦地叫好痛! 但不壓它就沒事, 我一樣不以為意~ 隔天星期六, 一樣是一壓就會痛, 但沒有其它不舒服, 於是我繼續出門去走路2小時, 到了星期天早上症狀變明顯了, 有時還會出現電流穿過的痙癴感, 但英勇如我還是在中午飯後去走路走了2小時, 一邊走一邊感受肚子像被電到一樣的怪感覺, 傍晚黨工騎車載我去火車站時, 那時症狀更嚴重, 因為一路上的震動讓我在下車時跟黨工說: 哇, 震得我好痛! 這時走路速度開始受影響了, 上火車前黨工買了一杯檸檬汁給我, 他說檸檬可以清清肚子, 但在火車上時肚子愈來愈不舒服, 從右下腹不舒服到胃了, 我在火車上一直想著回到台北後到底要不要去掛急診?

回到萬隆後, 本來想說洗個澡躺一下, 看會不會舒服一點, 但在吹頭髮時就覺得好痛! 當下內心一陣不妙, 覺得, 唔, 好像愈來愈不舒服, 於是就認命決定乖乖去長庚急診報到, 當時我竟然還記得要把手機充電器放進包包(一切都因為去年在急診被留過12小時), 穿鞋子時還考慮到可能要照X光或電腦斷層需要脫鞋子, 所以就穿了布希鞋, 唯一的敗筆是招了一台看起來很舒服的車子, 但司機卻怪怪的, 我已經痛到不太講得出話, 只希望快快抵達長庚就好, 司機卻一直喋喋不休, 一開始我還禮貌性地嗯個一兩聲, 後來實在太痛, 然後又聽到說他用中藥治好了很多什麼日本腦炎, 中風的病人, 我已經完全不想理他了(當時我內心OS是那你幹嘛來開計程車啊~~~~), 直到他明明已經沿著敦化南路在往敦北長庚前進了, 卻突然在仁愛路要右轉, 我才開口說: 司機先生! 你為什麼要轉彎!!! 我要去敦化北路的長庚耶!!! 他竟然還回說: 唉呀, 邊開邊講話很容易閃神....

幸好我還是有抵達長庚, 到急診後當然就量體溫, 血壓, 接下來讓急診的R看過後就抽血, 照X光, 等做完檢查, 不知為什麼我的不舒服跟不耐指數突然狂飆! 當急診的VS叫我過去問診時, 我馬上問醫生說能不能幫我打止痛針? 醫生用很同情的聲音外加憐憫的眼神回答說為了避免影響病情判斷, 在檢查結果還沒確定前, 不能先給藥... 於是我又乖乖坐回候診區的椅子, 這時開始一陣噁心, 正當我覺想吐要站起來要往廁所去解決時, 它就這樣湧上我的喉嚨! 快到我不知所措, 我的反射動作就是趕快蹲下, 有個女醫生一看到我蹲著, 她問我是不是想吐? 當時我的嘴已經塞滿可怕東西了, 無法開口回答(說起來也不是想吐, 是已經吐出來了!) 幸好只吐了那麼一次, 然後也去廁所小拉了二次.

因為醫生按壓我的肚子後覺得很可能是盲腸炎, 但從X光片只看出胃是脹的, 抽血結果白血球也沒升高, 只看到發炎指數升高, 而且也沒有發燒, 又不太像盲腸炎的典型反應, 於是急診說要會診外科, 外科醫生來的時候, 我還虛弱地坐在候診椅上, 我雖然有聽到他叫我的名字, 但實在來不及反應, 就眼睜睜看著他往觀察區那邊的病床一邊叫我的名字一邊搜尋我, 我一直盯著他的背影, 等他回頭那一刻, 馬上舉手! 只差沒揮手說是我是我~~ 這位外科醫生感覺很溫和, 講話也好客氣, 他決定要照電腦斷層, 但因為照斷層要打顯影劑時一定要有親朋好友陪同, 於是我還用Line把棒棒同學從遙遠的木柵貓空大學呼喚過來, 不過在棒棒抵達前我已經從候診椅被叫到高級的觀察區病床, 開始打點滴, 還打了止痛針, 是說右手背on了點滴後, 左手臂才打止痛針, 小姐說要揉一揉, 我只能用打著點滴的右手掌敷衍地揉個幾下, 呼~感覺有點悲涼 ..當然醫師也再次重申要禁食, 連水都不要喝...

斷層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急診醫師先過來說是盲腸發炎, 要住院開刀, 後來外科醫生也再度出現, 再來跟我說一次要準備住院開刀! 但很窘的是, 我在打過止痛針半小時後就不痛了! 當他們跟我宣布要開刀時, 我根本就不痛了, 所以我還問醫生說能不能不要開刀? 急診醫師說如果只是開盲腸, 用腹腔鏡手術二天就可以出院了, 但不開的話, 萬一盲腸破掉變成腹膜炎就要挨很大一刀! 而且至少住院半個月, 當時我是有被嚇到, 但內心還是不斷想著要如何掙脫手術的命運啊~~ 最離奇的是我竟然還想著, 沒關係, 明天早上急診醫師會換班, 我再來跟換班後的醫師拗看看, 這個晚上就先乖乖躺在急診室打抗生素, 吊點滴好了, 可能之前肚子痛太疲累, 即使急診床很小又沒枕頭, 不過我還是斷斷續續地睡到天亮! 早上七點多被小姐搖醒, 她叫我準備上11樓病房!(咦, 上11樓病房? 這是指要在敦北住院, 不用過去林口! 我一直以為住院都要轉到林口長庚) 

上了11樓病房後, 護士小姐看我只有一個人, 還只背一個超小運動背包, 就問說家屬咧? 我說:"他們從中部過來應該中午左右會到吧~" 小姐說: "那不就都沒準備住院的東西!" 我說: "是啊, 可以讓我回家打包一下嗎?" 此時小姐神秘一笑地回說:"當然不行", 還端出一個臉盆, 裏頭有拖鞋, 毛巾, , 牙膏牙刷, 杯子一堆有的沒的, 她說: "要不要買個住院包啊~~", 當時我雖然被住院包弄到有點想笑, 不過我也正苦於在急診待一夜沒睡覺得自己有口臭, 一看到裏頭有牙膏跟牙刷就決定買了!(豪氣到連價錢都不問!) 小姐突然又說: "這邊是婦產科病房啊, 大家都是有準備才來住院, 所以這東西幾乎很少人買的~~" 咦, 我不是外科嗎? 為什麼跑來婦產科了? 而且我該不會是住院包的第一個客人吧?!

小姐帶我進病房後, 也一道插了我的住院資料卡跟禁食令, 我特別看一下主治醫師是誰(急診入院要等進了病房才知道自己的主治醫師是誰, 這很像在開獎吧, 哇哈哈~~) 因為是不認識的醫師, 我還特別用手機google了一下醫師的名字: 游啟昌, 結果!!! 呃, 醫師是乳癌專科醫師?! 當我還在震驚時, 外科的R來跟我解釋手術進行方式, 主要是講因為從電腦斷層看到盲腸腫得太誇張, 所以不能用腹腔鏡手術, 一定要用傳統手術, 當下我又驚嚇到了, 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必須要動腹腔鏡手術來處理盲腸, 怎麼又來個新的晴天霹靂! 我開始不理智地嚕他說為什麼不用腹腔鏡咧, 他被我嚕到受不了了, 就邊飄走邊說等一下主治醫師會來解釋. 沒多久, 主治醫師游醫師出現了, 因為我還處於驚嚇狀態, 完全沒跟游醫師說: "嗨~ 初次見面, 請多關照~" 游醫師解釋說因為腹腔鏡手術是用一個圈圈先把闌尾跟大腸交接那邊綁起來再切除, 因為一般發炎是在闌尾尾端, 所以可以順利用圈圈把闌尾綁起來, 但我的發炎是在大腸跟闌尾交接處, 就算勉強綁起來了, 到時消炎了, 那個圈圈可能會鬆脫, 到時可能會發生不好的狀況... (這聽來像是大腸裏的東西會跑出來就是了?!) 為了降低風險, 所以要用傳統手術的方式來縫合大腸. 即使游醫師很詳盡地解釋了, 但我還是表現得跟個澳客一樣, 一直吵著真的不能用腹腔鏡手術嗎~ 此時游醫師突然說: "外科醫師靠的就是這雙手~" 當時我又愣住了, 不知道是因為游醫師講這句話時很帥! 還是因為游醫師講這句話太出乎我的意料, 於是我繼續不理性地嚕他, 游醫師大概已經快崩潰了吧, 他又安慰我說腹腔鏡的傷口加起來大概2.5公分, 傳統手術約5公分, 只多了2.5公分而已, 然後, 我也忘了自己為啥投降了, 決定接受傳統手術... 他說那等家屬到的時候就趕快通知護理站...

敲定手術方法後, 我又想著開刀後不知多久才能洗澡, 接下來我開始嚕護士小姐說我要洗澡, 我跟她說哀求說開刀前不洗, 接下來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了, 好心的小姐說那打完抗生素, 就先幫我把點滴拔掉, 讓我去洗澡, 順便換上病人服~ (耶, 此時又要感謝住院包了, 裏頭也有香皂啊~~雖然是Lux!) 唯一可惜的是沒有洗髮精, 而且當下我也沒想到可以跟護理站借吹風機, 於是頭髮成了漏網之魚. 下午一點多黨工現身, 我叫他去通知護理站說家屬來了, 很快地我就被送往開刀房了, 在寒冷的開刀房, 手腳都被蓋上溫暖的熱被, 然後聽小姐說:"可以睡了", 還有叫我深呼吸, 才幾下就真的睡了, 醒的時候覺得右邊肚子好痛! 我開口說:"好痛!" 隱約有聽到聲音說: "幫她打止痛" 然後我又睡著了, 再醒過來時, 我知道已經在病房了, 大家正要把我從推車上移到病床上, 當時不知是誰把手放在傷口附近推我, 我應該是這樣痛醒的! 接下來聽到小姐跟黨工說晚上幾點前要讓我上廁所, 不然膀胱會爆掉! 我一聽, 就主動跟黨工說我要上廁所, 不然內心會一直擔心膀胱爆掉! 黨工本來要拿尿盆給我, 讓我免於下床的痛苦, 但很多年前我曾在手術枱上用過尿盆, 根本很難上出來, 我就說我要去廁所, 當時把床搖起來, 但不知到底要如何用力才能讓自己爬起來, 因為一用力就讓傷口好痛, 好不容易才爬起來, 接下來就彎著腰像佝僂的老人一樣, 慢慢走到廁所, 這時也看到除了開刀傷口, 右邊還有一個裝了血水的引流管!!! 唯一慶幸的是廁所有免治馬桶, 我一開始其實不太上得出來, 是免治馬桶的水流引導(?)我上出來的~ 當天晚上痛苦的還在後頭, 雖然開完刀了, 但還是禁食跟禁喝水, 我覺得喉嚨好乾, 嘴唇也好乾, 而且因為全身麻醉時有插呼吸管, 所以喉嚨有痰, 但因為不能喝水, 我又沒法子咳痰(一咳傷口就很痛), 所以整個晚上都覺得喉嚨很不舒服, 而且還因為一直打點滴, 所以2,3個小時就會想上廁所, 每次要爬起來都是一次酷刑啊!!

隔天早上游醫師來查房時, 終於說可以喝水了, 但還是要禁食, 我忍不住跟他哀嚎說你們這樣都不給病人吃東西, 病人怎會有力氣復元咧? 當時游醫師聽到這些話似乎有點不敢置信, 但他很鎮定地微笑著答說不會的~ (我覺得他應該快被我搞瘋了吧!), 說來他實在是個好人, 雖然一直被我嚕, 要離開時還是鼓勵性地拍一下我的膝蓋. 這一天我就活在為了上廁所而奮鬥還有覺得頭好癢的人生中! 雖然我派黨工回家拿我高級的萊法耶乾洗髮, 但粉不幸的, 我才噴了一下, 它就沒了!!! 幸好黨工說外面的醫療器材行應該有賣吧, 他馬上就飛奔下樓去幫我找, 雖然沒買到高級的萊法耶, 不過至少買到了海馬牌乾洗髮, 讓我免於頭髮油到發亮的窘境. (此時不得不說萊法耶雖然貴了二倍, 但好用也是二倍以上, 海馬弄得我一身是粉, 而且頭還是好癢, 唯一好處是頭髮看起來不會油油的)

第三天一大早五點多因為黨工去趕第一班高鐵回台中上班, 我則一個人在病床上翻滾, 游醫師來巡房時說可以喝流質了, 像是運動飲料或果汁, 他還特別說果汁裏有點渣也沒關係(他人真的很nice啊~都是解釋得很清楚) 我也問他說魚湯可以嗎, 他說可以. 我一整個心情大好, 於是我就先call最好心的貴姊, 跟她說我要魚湯跟水果汁, 當然也call大仔, 叫他來的時候幫我買fin運動飲料, 大仔出現時, 我超開心的~ 一口氣就咻咻咻喝光他倒的半杯, 後來又要他繼續倒! 從週日晚上開始禁食, 到星期三早上快11點才喝下第一口fin, 這真是有夠人間美味的~~只是此時大仔突然從袋子裏拿出一罐綠茶比菲多! 我跟大仔說我不能喝那個吧, 大仔說那是他自己要喝的, 然後就很殘忍地在我面前咕嚕咕嚕地喝掉一整罐! 大仔回去後, 沒多久貴姊現身了! 除了魚湯, 她還扛了好大一盒水果來(裏頭有10顆大蘋果跟水梨), 原來她聽錯了, 我跟她要水果汁, 她以為是水果, XD 喝了貴姊牌魚湯後, 覺得一整個生龍活虎, 我這個很壞的學妹, 還要她再去幫我買水果汁跟口罩, 結果偉大的貴姊不是買7-11的, 竟然買了昂貴的星巴克柳橙汁, 嗚嗚~~她人真的很好吧~~ 這天下午我一個人在病房打滾, 晚上因為黨工不在, 還把他的被子挖過來放在我背後, 醫院的床真的很難睡, 我整個背痛到無法好好睡覺~

第四天228放假, 本日變成呼叫錢雅潔帶魚湯跟果汁給我, 黨工因為搭國光號預計下午才會出現, 我知道這天要換點滴注射的軟針, 內心一直盤算要趁拔針時哀求小姐放我去洗頭, 我的頭已經癢到可怕啦, 於是內心一直在期待著要洗頭, 這天早上我只記得游醫師來的時候被隔壁做化療的阿桑攔截下來講話(我內心的OS是阿桑妳這麼喜歡游醫師, 為什麼不是找他當主治醫師咧?), 還有游醫師說我可以吃軟質食物, 像稀飯一類的, 其餘全忘光光了, 只記得要洗頭這件事. 後來果然小姐網開一面, 說打完抗生素後, 可以放我自由一小時, 我拔完針管後, 剛好錢雅潔也出現了! 我們二個鬼扯了一番, 我還跟她說我的主治醫師是帥哥, 她說給帥哥看心情比較好喔? 我說那當然啦~   洗完頭髮之後果然舒服一百倍! 再加上也終於可以吃魚肉了! 這天超開心的啊~ 黨工下午出現時, 我還鼓勵他晚上走遠一點去吃飯, 不要老吃醫院後面巷子裏的店, 於是黨工在我的鼓勵下法定去冒險, 因為那天下午隔壁很吵的阿桑出院了, 晚上整個病房很安靜, 我很休閒地在床上玩手機時, 突然聽到有腳步聲, 一抬頭竟然是游醫師! 我很驚訝地問說游醫師你怎麼這麼晚還在? 他說因為他做檢查做到很晚, 然後他就走到我旁邊, 我本來以為他要看傷口, 結果他就拿起我的引流管看一看, 他說今天有吃東西了? 我說有啊, 他說那很好, 明天可以拔管了!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因為引流管很乾淨沒有流出其它東西, 他留著引流管就是要觀察我吃東西有沒有狀況. 當下我又是一陣驚嚇, 原來我的大腸之前是不被信賴的, 游醫師擔心它會漏東西出來....

第五天早上黨工買了吻仔魚稀飯給我, 我就叫他先把貴姊跟錢雅潔的魚湯提鍋, 還有別人送的東西帶回萬隆, 免得出院時行李過多. 我不知道別人會不會跟我一樣, 每天都要等醫師巡房後, 才會獲得心靈及行動的自由, 結果一整個早上游醫師都沒出現, 而且這一天要拔管, 所以我一直都不自由啊~ 完全不敢亂跑, 深怕一跑剛好醫師來, 豈不是窘大了, @@ 中午護士小姐來問我游醫師來過沒, 我說沒有耶, 結果小姐就去找護理師call游醫師, 下午她跑來告訴我游醫師等一下會親自來拔管, 三點多的時候, 游醫師跟R, 護理師, 還有另一位護士一起出現了, 我到要拔管這一刻才知道原來那邊有縫一針, 因為游醫師拆那一針時超痛!! 沒想到這時有人很殘忍地告訴我等一下拔管會更痛! 我內心又是一驚! 那位一直笑得很溫柔的護理師過來讓我握住她的手, 游醫師一說吸氣, 他用力一扯, 咻地拔管了! 雖然只是一瞬間, 但真的很痛啊~ 等他們走後, 我發現自己一身汗... 不過拔管後突然發現, 耶, 爬起來的時候, 肚子比較不痛了耶, 而且也比較能坐著~ 沒多久後剛好小朋友們到醫院來探望我, 我還可以坐起來跟他們哈拉打屁, 喔呵呵~~~

第六天早上四點多因為手痛而醒來, 打點滴的地方超痛, 我自己默默下床推著點滴架跑到護理站跟小姐說手好痛, 小姐call了值班醫師問說能不能拔到針管, 醫師說白天就要出院, 可以拔了~ 耶, 我一整個行動自由了, 沒有引流管, 也沒有針管, 可以自在的刷牙洗臉到處亂跑~~ 當時還想著為什麼前幾天沒這麼自由咧? 是說如果可以這麼自由應該也就不用住院了吧, XD 這一天就心情大好地打包行李, 等著小姐通知繳費, 然後等出院啦~~ 後來史上最負責的游醫師還是有來巡房, 然後交待出院後要繼續吃一週的軟質食物, 不要吃自助餐等等的.. 這時我突然想到ㄑㄧㄢˊ雅潔說她要看醫師到底有多帥, 於是我就跟醫師說: 嘿~ 游醫師我可以跟你合照嗎? 游醫師回說: 好啊, 不過第一次有病人說要跟我合照...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跟主治醫師合照說....) 我看到照片時還跟黨工說, 咦, 怎麼跟我平常看到的游醫師長得不一樣? 黨工說應該是因為之前我都是躺在病床上, 仰看游醫師, 角度不同啦~~

VS  

後記

明明出院那天還是肥補的長相, 後來回學校上班時, 大家都說我怎麼瘦了一圈?! 還有人問說: fish, 妳真是的去割盲腸嗎? 妳明明是去做抽脂手術吧! 我跟黨工說不知道游醫師到底割掉了些什麼耶? 還問黨工說那游醫師有把我的腸子端出來給你看嗎? 黨工說就算端出來, 他也認不出來那是不是我的腸子吧, XD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