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網路新聞, 看到梵諦岡居然特准發行了一套「2009超帥神父月曆」, 想我雖然是信Buddha的, 不過我國中時是唸天主教學校, 也望了一堆彌撒, 看了一堆神父啊~ 當年看到的神父, 嗯, 都蠻有年紀的, 也許他們年輕時很帥的, 只是我生不逢時啦~

不過跟我同一屆的修生男同學可有小帥哥喔, 記得前年我突然想到了當年的這位修生同學, 幸好網路發達, 就在我努力使用google大神後, 終於看到了他在教會的新聞, 原來他在聖言會當修士, 我厚著老臉打電話到輔大的聖言會打探他的消息, 為神服務的人果然都很nice, 那位小姐就給了我修士同學的手機, 我就這樣找到了快20年沒聯絡的同學啊~

說來也實在很佩服我的修士同學, 從他當修生到現在已經二十幾年了, 他是在很小的年紀就決定把自己的一輩子奉獻給主, 我還記得他不是住在男生宿舍, 而是住在學校的修院, 我們唸的學校是男女分班的, 學校也嚴格限制男女生交談來往, 我們的認識緣於國二下時他寫了一封信給我, 當時我在學校算小有名氣, 他在信中問我這樣的出名是不是給我帶來不少困擾, 他祝福我不要為這樣的事所擾, 也會為我祈禱... 我回了一封信給他, 大意就是謝謝他之類的, 後來大概每隔一陣子就會寫個信關心一下彼此, 我已經忘了我們是哪時候真的面對面交談, 只記得國三校慶園遊會前夕, 剛好在攤位前面遇到他,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枚小小的徽章給我, 跟我說那是別人從梵諦岡帶回來給他的, 他把這份祝福送給我...

在國中時候, 有個人不跟自己同班, 也從不相識, 卻對我有真誠的關心, 不過那時我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後來高中時我們也唸了不同的學校, 從此就斷了音訊, 大學時候曾經有想起他, 翻了通訊錄撥了他家電話, 但卻沒有人接, 直到前年不知為何, 我又想起了他, 可能因為自己年紀大了, 特別感念舊情, 所以努力地找到他...

這麼多年過去, 我們其實就像陌生人一樣了, 不過也許是他一直擔任神職人員吧, 聲音聽起來就是很溫暖, 跟他聊了一下, 很好奇的問他什麼時候會晉鐸為神父? 他還笑出來, 問我怎麼知道晉鐸這個詞? 唉, 好歹當年在學校也參加過晉鐸大典咩~

今天看到帥哥神父的月曆報導, 我想啊, 等我的同學晉鐸為神父後, 應該也算是個帥哥神父吧!  

 bou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