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聽長輩說他的眼睛不小心被報紙邊緣割傷, 因為一開始去的眼科診所沒處理好, 所以後來還轉診到萬芳醫院去... 我內心突然想到, 明明我的醫生朋友中最多的就是眼科醫生啊! 而且都當到醫學中心的主任了, 但我又不能跟長輩說如果沒醫好, 我再介紹我的醫生朋友給他...

因為想到我的眼科醫生朋友, 才想到我認識他們已經十幾年了, 那一年我大四, 小楊醫師正在長庚當CR, 那天我本來是在跟大楊醫師講話, 因為大楊醫師接下來有門診, 就把我托給小楊醫師"照顧", 呃, 我明明很大了, 還要托兒?! 脾氣好又可愛的小楊醫師帶著我在眼科到處繞, 她一直都笑笑的, 可能那天跟她一起混太久了, 混出了情誼, 此後就常一起出去吃飯玩耍, 把敦北長庚附近的餐廳都吃過一輪了, 最好笑的一次是她要出國進修前, 我們明明約在公館集合, 最後還是決定到敦北的Dan Ryan's吃飯, 我只好騎著小50機車載她滾到敦北, 幸好當年還沒開始取締摩特車側坐, 不然小楊醫師就得穿裙子跨坐了, {#emotions_dlg.emotion_012} 當然, 我們的情誼可不是只有膚淺的吃喝玩樂啊~ 我幫她灌過統計軟體, 教她run統計, 還幫她找到老公...

至於那個牽線讓我們認識的大楊醫師, 是我的主治醫師, 我開刀的時候, 明明隔壁床的阿婆都2天就出院了, 他硬是要留我住到他出國開會, 害我的住院醫師每天早上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幫我辦出院, 那時還沒有健保, 我的內心也跟著淌血啊... 大楊醫師看起來是個很隨性的人, 幾年後他到中部開業, 有次我陪阿公去讓他看診, 他很開心地帶著我參觀整個診所的設備跟開刀房, 後來他還帶著家人到我家玩耍, 他都跟我阿公說我們是忘年之交, 確實也算是啦, 因為年紀還真是差蠻多的, 嘿嘿~

至於某一隻也一起吃過很多頓飯的杜賓醫師, 是我娘住院時, 他剛好是run到那一科的R, 他看起來實在不太友善, 我跟我娘也實在不怎麼喜歡他, 那為什麼後來會有交集咧? 老實說, 我真的忘了耶... 我唯一記得的是, 某日我在等電梯的時候, 他剛好走過來, 當時只有我們二個人在等電梯, 他先打破沈默地問我: 妳在政大唸研究所? 我嚇了一跳, 趕快假笑地回他: 對啊~ 然後他跟我說他以前唸台大... 我的記憶只到這裏, 完全想不起來我們怎會有彼此的電話... 而且很多很多年之後, 我才知道他家是豪門啊~ {#emotions_dlg.emotion_010}

雖然後來陸陸續續認識不少其它的醫生朋友, 不過那三個醫生朋友是在我二十來歲就認識, 印象總是特別的深刻, 而且當年我還是小鬼頭的時候, 他們已經是VS或CR了, 還能有法子跟我一起鬼混跟打屁, 也實在是不容易啊~
  
隨著我慢慢變老, 現在認識的醫師變成了小鬼頭, 我變成了老人! 只是咧, 我覺得最詭異的情況是, 那三隻年紀比較大的醫師都是在長庚認識的, 後來不論在哪兒認識的醫生, 也都跟長庚有關, 連網友都是! 當然也可能是有共通的話題比較容易搭得上線吧!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