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搭火車回雲林, 我打電話給我家大仔, 請他10點多到火車站接我,
大仔為了省錢, 現在都開著一台中華多利800, 
我看著一台很小很小的白色車子開向我, 然後搖下的車窗裏出現一個很大很大的身體,
真是有夠給它不協調啊~ 我趕快跟大仔說: 大仔, 快把車窗搖上, 不然看起來很好笑耶~
等我一上車, 大仔面露兇光地對我說: 妳是不想坐車了吧, 自己走路回家...
我馬上很狗腿地說: 不不不~ 大仔你聽錯了啊~

因為大嫂帶山貓跟弟弟去補習, 大仔就載著我一起滾到阿伯家去,
在跟阿伯與伯母聊天的時候, 大仔突然掏出他號稱很高級的PDA手機,
我本來以為他又要播放"害蟲死奄奄"這個橋段, 沒想到竟然是播一首台語歌,
大仔: 阿諾叫我一定要放這首歌給妳聽啦!
我說: 啥米歌啊?
大仔: 兄妹....
本來我還聽不清楚歌曲前段在唱什麼, 以為大概是描寫兄友弟恭那一類的詞, 
沒想到突然聽到一句...出嫁! 真是一整個驚! 
我跟大仔說: 基本上我還沒要嫁人, 而且....我要嫁誰啊!!!
大仔說: 喔, 阿諾是說, 如果妳要嫁的時候, 要記得放這首歌給妳聽....
這....那大仔你也太早放了吧!

回來後, 我給它google了一下這首歌的歌詞....看完之後, 更是無言....

男:有人問咱是啥關係 無人知妳是阮小妹
女:日頭赤炎炎 猶原出外討生活 無怨無言阮阿兄
男:別人是千金大小姐 咱兄妹相依為命
女:透風又落雨 明明知苦不知痛 無依無喂咱的命
男:細漢將你揹流浪走天涯 心酸的目屎吞腹內
女:牽阮的雙手 驚阮受傷害 想著心酸的所在 夢中醒來
男:心愛的小妹如今要出嫁 歡喜的目屎墜落地
女:看你的雙手 手心變粗皮 才知阿兄的頭毛已經變白
 

我跟大仔什麼時候變成苦情兄妹了....
明明二個人都是被我爹跟我娘養得肥肥補補的, 
小時候大仔只會嫌我長得像貢丸插在筷子上, 最好是還揹著貢丸去流浪啦!
而且! 大仔! 你的手心哪來的粗皮啊! 還因為太少用腦, 所以一頭黑髮耶!!!!
唯一跟歌詞對應得上的就是....你是阮阿兄, 我是你小妹啦!!!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