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台北下雨,
突然回想起碩士班剛畢業那年的11月也經常是這樣的天氣,
雨勢不大, 但也不能不撐傘,
那一年我最痛恨這樣的天氣,
因為會阻礙我去跑操場...
                                                                               
現在實在很難想像當年我怎會像個偏執狂一樣,
要是一天不能去跑操場就會覺得很煩躁,
連寒流來襲也堅持要去, 露在外頭的雙手都快結凍了,
而且也因為每次都堅持要跑五千以上, 甚至到六千,
結束後換完衣服要回家的路上, 竟然有種走不回去的感覺...
                                                                               
那年跑步這件事好像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最有趣的是我的家人竟然也很支持我的行為,
記得運動內衣及運動褲是我哥從中南部寄上來給我,
慢跑鞋是他帶著我到敦化北路的Nike直營門巿選購的,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買下了訂價五千多元的慢跑鞋...
                                                                               
那一年農曆的年初二, 我哥還陪我到附近的產業道路去跑步,
那個年假每到傍晚, 家人就會問我要不要去跑步?
連親戚來訪都知道不可以耽擱到我去運動的時間,
現在回想, 那段像偏執狂一樣的日子也實在是一種單純的幸福日子,
因為每天的目標就是完成跑步這件事,
很少去煩惱其它的事情,
能夠不煩心太多事真的是最幸福的時候吧!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