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今天又到了去歐大神那兒朝聖的日子, 朝聖的地方向來都人山人海, 所以等到五點多才輪到偶爬上診療椅, 唉, 這個時間明明該是吃晚餐的時間啊~~
歐大神今兒個心情不錯, 還問偶要不要回家過年, 偶跟他說當然要, 不回家會被打斷狗腿的~~歐大神說南部人都習慣要回老家過年, 還說什麼同樣都雲林人, 說不定過年可以去偶家玩....呃, 要玩什麼? 玩牙齒嗎???
今天的療程原本是預計要打鋼釘固定齒根, 還有牙套的打模, 其實打模不痛, 但有個步驟是要把線塞到牙齒跟牙齦之間, 上回做牙套時小姐是一邊塞線, 一邊幫偶止血, 就知道那個塞線過程有多壯烈了...
今天歐大神在試鋼釘的位置時, 突然跟小姐說: 準備電燒... 上回打鋼釘時, 歐大神磨那個鋼釘磨了很久, 偶潄口時還吐出一堆黑色的金屬粉末, 沒想到這一次磨鋼釘要改成電燒, 哇, 真是神奇啊~~ 不過小姐跟偶說: 會有點痛, 忍一下喔! 突然間偶的腦海裏浮現了打鐵工人打鐵時會噴出火花來, 難不成那個火花會燒到偶??? 正當偶還在幻想打鐵的火花時, 媽啊~~ 一陣灼熱感加強烈痛感襲來, 嗚嗚~~ 這不是有點痛, 而是很痛, 接下來還傳出一股像是電蚊拍電到蚊子時的燒焦味, 然後又聽到歐大神說幫忙止血, 小姐叫偶先漱口, 這次潄口時是吐出一堆血水, 咦? 電燒不是要燒鋼釘啊? 偶跟小姐說好痛好痛, 那個小姐說: 因為上回開刀切開的部位有新長出來的肉, 所以要用電燒把肉切除...原來電燒不是燒鋼釘, 而是燒偶的肉, 好久沒烤肉了, 沒想到烤起自己的肉來了~~
小姐一邊止血一邊跟偶說: 可是妳的表情看起來很鎮靜耶, 完全看不出會痛的樣子...偶跟小姐說: 妳覺得表現出很痛的樣子, 對歐醫師有影響嗎? 小姐還搖頭說: 當然沒有~~是啊, 既然沒用, 加上嘴巴張那麼大, 其實也難做出什麼表情, 那乾脆就任命地像死魚一樣地掛在診療椅上就好了....後來要把鋼釘磨平時, 歐大神竟然很貼心地說打麻藥好了, 不然會很痛...喔喔喔~~歐大神終於知道病人是有痛覺的...最後還說下回再來塞線吧, 今天太可憐了...
天啊~~歐大神愈來愈人性化了, 好吧, 歐大神, 歡迎過年來玩啊~~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