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一直都是住在鄉下,
扣除掉有二年的時間因為我爹到基隆做工程,
我娘說她就跟著一起去當煮飯婆,
否則我娘都是一直過著村婦般的生活,
呃, 好像也不能這麼說, 我娘還沒嫁給我爹以前是過著大小姐生活的,
因為外公很疼女兒, 所以堅持女兒在嫁人以前是什麼事都不用做的...

我家是住在那種一個多小時或二個小時才有一班公車慢慢晃過去的鳥地方,
在這樣落後的地方生活我娘自有一套解悶的方式,
她訂了各式各樣奇怪的週刊或月刊,
像什麼電視週刊, 銀色畫報, 皇冠, 後來才出現的時報週刊等等的,
家裏更是到處塞滿了小說,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家廚房有一張由國寶級的紅豆杉製成的大板凳,
我娘總把小說疊在板凳下方, 通常都會有十幾本小說乖乖躺在那兒,
除了吃飯時間會有一堆屁股坐在板凳上,
否則那板凳是我娘看小說的桌子...

也許是那些八卦雜誌或怪刊物看多了,
所以我娘很喜歡講黃色笑話或些有的沒的,
而且她才懶得理我哥跟我的年齡層到底能不能聽得懂,
就像是在我國小二年級的時候告訴我避孕方式有哪幾種,
天啊~~從我娘告訴我什麼是"樂普"到後來上護理課聽到老師講解, 這中間差了10年....
當然她也會對著我那臉部沒什麼表情的爹開黃腔,
要是我爹沒什麼反應, 事後我娘就會一付很不屑的說腦子不好才會聽不懂...

我娘很討厭做家事, 她向來不愛收拾屋子也不擦地板, 洗碗也只洗心安的,
這在鄉下那種重視"婦德"的地方是件很要不得的大事,
不過我爹對於我娘肯煮三餐已是感激得不得了,
他常很懷念我娘不管他多早要出門, 我娘都會起來煮早餐餵他,
所以我娘愛訂多少雜誌, 愛買多少小說都沒關係的...

雖然是住在鄉下, 但我娘總是不斷由奇怪的刊物上獲取"新知",
我記得生平第一次吃到Buffet是1984年我娘帶我到中山北路的田納西餐廳,
看著那麼一大堆的食物, 當我很興奮地要挖炒飯時,
突然被我娘拍了一下, 她說哪有這麼笨的人在這種地方吃炒飯!
嗚~~我幼小的心靈~~
更有一次在西門町某百貨公司的餐廳吃飯時看到隔壁桌上了一小盤西瓜,
我娘問我要不要吃, 我一看menu, 哇~~那麼一點點西瓜要70元,
20年前的70元對一個鄉下小孩而言是筆很大的金額耶,
我跟我娘說好貴喔,
我娘又露出不屑的臉對我搖搖頭說: 唉~真是鄉下土包子...

我娘是那種有些崇日媚外情節的人,
所以她熱愛到委託行去讓老闆剝削一下,
買衣服或飾品就算了,
最令我不解的是她曾拉著我爹一同前往,
那次的戰利品是一串假葡萄,
呃~~雖然是幾可亂真啦, 但.....假葡萄到底要做什麼用呢????

回想起我娘的點點滴滴,
嘴角總是會上揚的 :)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