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第一次病危就是送到林口長庚急診室,
那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
記得那一天是從台中的順天醫院搭著救護車把陷入半昏迷的娘送到長庚,
在長庚急診室陷入生死關頭的人太多太多了,
大家的臉上都是焦急與茫然,
那一晚幾乎每半小時就收到醫院開出來的病危通知單,
也因此, 我以為我娘就要走了,
當我送我阿公要去搭車時, 我阿公說他要回去準備幫我娘辦後事,
我在長庚外面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沒想到當晚十點多我娘就被送進一般病房,
醫生交待隔天半夜要動刀截肢,
我爹一直不肯簽手術同意書,
他告訴我: 妳媽媽是很愛漂亮的人, 要是她少了一條腿, 會生不如死的...
當時的我只覺得我爹為何如此固執,
如果不動手術, 我娘可能會死於敗血性休克的,
後來我阿公打電話把我爹騙回南部,
我阿公再由南部上來簽下手術同意書,
等我爹再到長庚時, 我娘已經動完手術了...
當天是我生平第二次看到我爹掉眼淚, 他站在病房外眼淚直流...
其實在往後的日子, 當我看到我娘落寞的神情時,
我才深深體會到當時我爹為何堅持不讓我娘截肢...

第一次進長庚住院, 整整四個月後我娘才出院回家,
之後每年都會因為一些問題而又住院數次,
經常到長庚住院的結果就是我娘竟然準備了一套完整的住院用品,
從盥洗用品到吹風機, 指甲剪等等, 非常齊備,
林口長庚的大樓相當多, 不過它的地下室是相通的,
每次在地下室鑽來鑽去時都有種自己是地鼠的錯覺,
也因為太常住院了, 護士小姐已認得我們一家人,
有一次是我爹陪我娘去辦理住院, 當晚我下課後趕到病房時,
護士小姐看到我就笑開臉地說: 下午看到妳爸, 我就知道很快就會遇到妳了...

很幸運的我娘向來都碰到願意對病人付出關懷的好醫師,
就像她的眼科醫師, 我記得後來我帶我阿公去讓那醫師看白內障時,
醫師還能叫出我的名字, 問我畢業後在做什麼工作,
但也許是當醫師的敏感度吧, 他一直沒問我: 妳媽媽好不好?
直到今年春假他到我家拜訪時也始終沒問出那個問題...

我娘的腎臟科醫師是一位和善又有同理心的人,
我娘是他當上主治醫師後的第一個病人,
他跟我娘的溝通向來不是以醫師的權威來進行,
有年秋天我娘因為腹部積水嚴重而入院,
中途我娘突然很想回家, 她告訴醫師她想回家,
醫師問她為什麼, 我娘說我家那邊在"做平安"想回去拜拜,
醫師馬上就答應她, 只交待她拜拜完要趕快回來住院...
我嫂嫂生了我大侄子之後, 我娘很開心地告訴醫師這件事,
醫師笑著恭禧我娘, 還跟我娘說下次要記得帶照片讓他看看,
因為他是這樣一位親切的好醫師, 讓我娘的住院時愉快許多...

在我大嫂生產前半個月, 我娘因疑似癌症又得動刀,
進了開刀房之後, 她的血壓高到二百多,
麻醉醫師不肯幫她麻醉, 因為風險太高,
婦產科醫生對我躺在手術檯的娘說: 如果妳真的想動刀, 我來幫妳負責...
我娘問醫師這一麻醉, 她醒過來的機率有多少,
醫師說一半一半,
我娘告訴醫師她的孫子再半個月就要出生了, 她想看看自己的孫子長什麼樣子.
醫師說那就別動刀了, 他尊重我娘的意願...

雖然我娘走了好幾年了,
但是這些醫師的恩澤一直深植在我心中,
所以對於長庚也一直有股特別的感覺,
願上天保佑這些關懷病人的醫護人員...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