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 我一直對學校的生活是適應不良的,
那為什麼還留在學校工作?
咳咳~~那是因為我後來發現外頭的工作更可怕~~

小時候我並沒有上過幼稚園,
這是陰錯陽差所造成的,
只記得大人常常說幼稚園唸久了會變成老油條,
而我又是那種極具油條潛力的人,
所以我家的大人決定等到我要上小學的前一年再送我去幼稚園就行了,
沒想到, 就在我準備上幼稚園的那一年,
當年屆齡入學的兒童人數太少,
鄉下小學哪在乎什麼提早入學會造成什麼問題,
他們只擔心人數太少,
所以就派出了老師到下一屆學齡的小孩家裏巡視一下,
聽我娘說那間諜老師到我家的時候, 我正在稻田裏打滾,
老師一看就說: 這個不錯, 看起來夠強壯了, 那明天帶她來入學吧!
而且我家那些大人竟然異常興奮地答應了...

我一直在想, 我後來很討厭學校的生活一定是提早入學這件事有關,
我記得我是被興奮的阿公阿媽帶去小學報到的,
那二個高興過頭的老人壓根兒忘了我從沒過過團體生活, 也不懂得何謂上下課,
所以第一堂下課後我就沒再回去教室,
因為我發現那些遊戲器材都沒人跟我搶了...
我也忘了我後來是怎麼被抓回去教室的,
總之, 小學一年級的生活我永遠都在注意別人在做什麼,
因為我總是搞不清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
只好一直注意別人然後就跟著做....

小二之後雖然比較搞得清楚學校的作息了,
不過小三之後, 我待的班級都怪怪的,
特別是小五小六的老師跟訓導主任是仇人,
敝班老師又帶校隊常常出差,
訓導主任就會趁機虐待我們班,
帶鐮刀上學除草是家常便飯, 有時還得帶圓鍬或鋤頭那一類的巨型工具上學,
唉唉~~真討厭, 為什麼要住在鄉下,
如果是住在都巿, 就算訓導主任想整我們,
應該也沒辦法叫我們扛鋤頭到學校吧?

好不容易國小畢業, 因為我除了有油條的潛力, 又被我爹覺得我很愛玩,
所以就被送到教會學校唸初中部,
那種鄉下的教會學校不知是怎麼對學生洗腦的,
所有的學生都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我這種懶洋洋的人在那種地方當然顯得格格不入,
偏偏我的成績也不太好,
然後學校在募款的時候, 我爹又沒捐太多錢,
如果我爹當時捐個二百萬的話, 那麼我就不會成為黑名單上的一員了...

等到我逃脫那家可怕的中學, 到了省中,
正當我很困惑的看著六十幾歲的導師, 心裏還懷疑這麼老的人真的是英文老師嗎?
那親切的導師就找我去聊天,
當他問我住在哪兒時, 我一說出來,
老師很疑惑地問我: 那慶仔是妳的爸爸嗎?
哇~~老師好神, 竟然知道我阿公的名字耶~~
我說: 不是啦, 慶仔是我阿公啦~~
老師: 那x和是妳的誰?
我說: 他是我爸爸啊~~
接下來, 老師就很激動地說: 妳知道嗎, 妳爸爸以前也是我的學生啊~~
天啊天啊~~這是什麼世界啊~~為什麼我會遇到我爹的老師啊~~~
更悲慘的還在後頭, 原來數學老師是我娘以前的鄰居,
而國文老師竟然是我娘從小到大的手帕交...
更離奇的是在高二下學期時, 從莫名其妙被提名到莫名其妙被選為班聯會主席,
我整個都在狀況外, 因為我本來就沒有雄心壯志啊~
主持會議時還把校長氣個半死, 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咩,
平心而論, 叫一個高二的學生去坐在學校三長的中間主持會議,
沒嚇死就不錯了, 哪還會記得什麼是什麼...
不過咧, 當班聯會主席是有不少附加價值的,
從此我上學都直接穿球鞋, 背非制式的運動包包,
然後不用再參加各種奇怪的什麼軍歌比賽,
因為我就是評分者, 哇哈哈~~
這樣的油條生活讓那三個與我家頗有交情的老師不斷跟我娘打小報告...

不過感謝那三個隨時提供新情報給我娘的老師,
所以我才得以矇上大學,
正在為大學新鮮人的生活開心時,
呃........為什麼系主任是個外國人呢?
我又不是填外文系????
唉唉~~我的求學生涯就在一連串詭異的事件中渡過了....

所以我無法適應學校生活, 這實在不能怪我啊~~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