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自己的腸胃很勇猛的,不過今年卻胃痛了5次, 而且發作頻率有變密集的趨勢。直到這個中秋假期的第一天晚上又開始發作,經過一連串的治療,歷經了無膽之旅,才知道根本不是胃,是膽!

9/22 
中秋假期第一天,可能吃了太多月餅,晚上12點睡覺時開始感到右上腹疼痛,以為胃痛開始發作,挖出吃了可能要人命的征露丸,吞了幾顆,當然沒效,痛到隔天凌晨五點多。

9/23 
因為前一個晚上一整晚沒睡好,白天好不容易不痛,就睡到快中午才爬起來,突然想起學姊說吃冰淇淋可以止胃痛,於是挖出了冰箱裏的冰淇淋吃掉,後來喝了一杯麥片,下午又陷入昏睡,晚上有點反胃,用平常的3倍時間才把水餃吃完。這一晚趁著還沒痛趕快睡覺,沒想到半夜二點開始疼痛發作,又是痛到隔天早上六點多。

9/24 
早上雖然不痛了,但想到連續痛了兩個晚上,決定去看診,到了鼎鼎有名專治腸胃的吳錫賢診所,結果吳醫師已經沒有掛號名額,想到7月時給另一個醫生看的效果不太好,於是很坦白地跟掛號小姐說上次給另個醫師看的結果不太好耶,小姐竟然說沒關係,如果晚上還痛,那可以再回去給吳醫師看診,而且不用再收一次掛號費。早上的醫師果然找不出我為何疼痛,到了晚上疼痛開始發作,我只好又回去看診,這一次終於讓吳醫師親自看診,他一聽我描述,馬上就說膽有問題,幫我照超音波,發現膽結石,而且醫師說膽囊異常腫大,他說如果疼痛發作太頻繁,就要考慮切除膽囊。幫我打消炎針,不過還是痛到隔天早上六點。
(超音波用來診斷膽結石可以有95%的正確率,因為我8月曾看急診照X光,根本看不出有結石。)

9/25 
中秋節耶,起床後不痛,但連續三天沒睡好,實在很痛苦,而且開始出現輕微黃疸症狀,內心有種不安,決定隔天要到長庚看門診。這一天可能因為之前的消炎針及吃藥,沒有太明顯的疼痛。

9/26 
想到長庚看診,結果掛號完全額滿,黃疸愈來愈明顯,下午二點開始疼痛,決定先搭計程車到吳錫賢診所看診,吳醫師一看到我的黃疸,馬上說膽結石已經掉入膽管,塞住膽管,應該到大醫院用內視鏡取出結石,開了轉診單,也告訴我應該先回家收拾行李,因為住院是跑不掉了。於是我先回宿舍塞了包行李, 還抱著疼痛的肚子洗澡洗頭...  
傍晚六點多到了敦北長庚掛急診,急診醫師一看轉診單,還有我的黃疸,馬上安排驗尿,二次抽血,進行電腦斷層掃瞄,抽血報告顯示黃疸指數過高,外科醫生下來會診後說必須轉到林口長庚先進行逆行性內視鏡膽胰攝影檢查,才能進行外科的膽囊摘除術,否則開刀容易引發感染及不適。我一直跟醫生喊痛,醫生開藥注射點滴消炎藥物,被要求晚上12點要開始禁食,因為隔天要動手術。最後只喝了大概不到200cc的柳橙汁。  
晚上11點多搭救護車轉到林口長庚急診,被送至內科觀察區,並換了一袋點滴,開始注射抗生素,疼痛減少,但一夜無眠。

9/27 
凌晨3點多護士小姐拿衣服要我換上,以便進行內視鏡診察治療,早上9點多內科醫生下來會診,告知最快也要等到下午較晚的時間才能排到內視鏡,甚至可能要等到隔天,叫我可以在10點以前先吃點東西,還是只喝了果汁。12點左右護士小姐讓我再喝了一杯果汁, 沒想到下午2點多就通知要進行逆行性內視鏡膽胰攝影術及移除膽管結石。  
內視鏡果然是可怕又痛苦的經驗,在喉嚨噴了噁心的麻藥後,被要求用一個怪異的姿勢趴著,戴了氧氣,嘴巴被開口器卡著不能閉上,醫生開始將內視鏡塞入,有點不自主的想吞口水,但小姐說嘴巴只能呼氣,一吞口水就會把內視鏡吐出來,醫生發現一顆綠豆大小的結石卡在膽管中,我聽到他說什麼撈不出來,所以用電燒將膽管切開,再將結石打入胃中,當時第一次體會到武俠小說中被擊中內傷的感覺,突然間一陣氣體打進我的右上腹,痛到我口水直流,而整個過程都有拍攝下來。結束後一位內科女醫生拿著五張照片來跟我解釋治療過程,果然看到一顆石頭卡在管道中。

(逆行性內視鏡膽胰攝影術;Endoscopic Retrograde Cholangio Pancreatography。endoscopic是內視鏡, retrograde是逆行性, cholangio是膽管 pancreato是胰臟 graphy是攝影術,英文簡稱ERCP。它的做法是由口插入內視鏡,經食道、胃、向下延伸進入十二指腸。在十二指腸的時候再逆向進入總膽管及胰管,這時候注入顯影劑,就可進行X光攝影,而將組織結構顯影出來。)

9/27 
下午4點多內科醫生走了後,換急症外科的醫生進行會診,他說雖然解決了膽管阻塞的問題,但日後結石還是可能再掉進膽管,決定晚上就開刀切除膽囊,也告訴我從內視鏡發現十二指腸已經潰瘍,應該是膽囊發炎引起的。接下來我就從急診內科觀察區轉到外科觀察區,又被抽血及照X光。
題外話,急外的護士很兇惡,丟了一條褲子要我換上,我覺得size太小想換,她很兇地回說只有one size! 唔,難不成病人都只能長成one size?
  
下午6點多上8H22C病房,開始等待開刀,直到晚上12點才通知進開刀房,半夜的開刀房真的很冷清,我有點恐懼的感覺,不過開刀房的麻醉醫師及小姐都很親切,一聽到我喊冷就給我熱被子,打針時覺得會疼痛,麻醉醫師就說等我昏迷後再幫我重打點滴,不到五分鐘就陷入昏迷,當我開始意識不清時,我還問小姐說麻藥是不是生效了?  

9/28 
2:04時手術房外面的螢幕顯示恢復中,3:30推出恢復室回病房。早上起床上廁所,坐回病床上感到一陣噁心,果然吐了一堆綠黑色的膽汁出來,只能喝開水,還被禁食。我開始覺得肚子餓,下午主治醫師出現取消禁食令,雖然傷口會痛,但比起之前的疼痛真是小巫見大巫啊∼

9/29 
早上主治醫師出現,很誇大地說他第一天看到我的時候,我看起來像根香蕉,現在終於正常了...其實我突然回想起來,我雖然黃疸像香蕉,但急診隔壁床的年輕人是因為喝了鹽酸,整個人被綁在床上,還有一個沒病床只能坐在輪椅上打點滴的年輕人是因為吃了老鼠藥...

9/30 
下午2點出院,結束了從中秋假期以來的無膽之旅。

變成無膽人之後,再也不能跟朋友肝膽相照了啊!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kiesong
  • 你真的很猛
    我只能這麼說
    ...
  • 喔喔~~非吾所願也~

    ferragamo77 於 2009/12/05 00:34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