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自從去年11月初因右下腹疼痛在敦北長庚被扣留12小時, 又經歷無數門診, 甚至連大腸鏡都出籠後, 大仔決定帶我去尋訪自費名醫, 藥錢很貴是一回事, 這個醫師有個名言是: 要依賴運動, 不要依賴藥物! 於是我被醫生要求每天要連續走路2小時, 而且是風雨無阻! 他說下雨就去逛百貨公司, 總之一定要天天走路! 因此從11月下旬開始我真的每天乖乖去走路, 飲食也乖乖配合, 走到今年農曆過年時, 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是走遍天下無敵腿了, 大部分時候也不需要搭公車了, 例如我在長庚看診後, 就會從敦北走回萬隆, 很威吧!!!

只是! 最後遇到了農曆過年, 這麼喜氣洋洋的氛圍底下, 人類很容易東吃西吃, 我在過年期間應該把過去三個月幾乎不碰的違禁品都塞進肚子了, 記得年假快過完時, 某早我是被肚子痛醒的, 不過因為沒有持續痛, 所以我也沒放心上, 直到農曆年後第一個星期五回到台中, 睡前黨工只是不小心稍稍碰到我的右下腹, 我就哇啦哇啦地叫好痛! 但不壓它就沒事, 我一樣不以為意~ 隔天星期六, 一樣是一壓就會痛, 但沒有其它不舒服, 於是我繼續出門去走路2小時, 到了星期天早上症狀變明顯了, 有時還會出現電流穿過的痙癴感, 但英勇如我還是在中午飯後去走路走了2小時, 一邊走一邊感受肚子像被電到一樣的怪感覺, 傍晚黨工騎車載我去火車站時, 那時症狀更嚴重, 因為一路上的震動讓我在下車時跟黨工說: 哇, 震得我好痛! 這時走路速度開始受影響了, 上火車前黨工買了一杯檸檬汁給我, 他說檸檬可以清清肚子, 但在火車上時肚子愈來愈不舒服, 從右下腹不舒服到胃了, 我在火車上一直想著回到台北後到底要不要去掛急診?

回到萬隆後, 本來想說洗個澡躺一下, 看會不會舒服一點, 但在吹頭髮時就覺得好痛! 當下內心一陣不妙, 覺得, 唔, 好像愈來愈不舒服, 於是就認命決定乖乖去長庚急診報到, 當時我竟然還記得要把手機充電器放進包包(一切都因為去年在急診被留過12小時), 穿鞋子時還考慮到可能要照X光或電腦斷層需要脫鞋子, 所以就穿了布希鞋, 唯一的敗筆是招了一台看起來很舒服的車子, 但司機卻怪怪的, 我已經痛到不太講得出話, 只希望快快抵達長庚就好, 司機卻一直喋喋不休, 一開始我還禮貌性地嗯個一兩聲, 後來實在太痛, 然後又聽到說他用中藥治好了很多什麼日本腦炎, 中風的病人, 我已經完全不想理他了(當時我內心OS是那你幹嘛來開計程車啊~~~~), 直到他明明已經沿著敦化南路在往敦北長庚前進了, 卻突然在仁愛路要右轉, 我才開口說: 司機先生! 你為什麼要轉彎!!! 我要去敦化北路的長庚耶!!! 他竟然還回說: 唉呀, 邊開邊講話很容易閃神....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