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阿公雖是隔代的祖孫關係, 不過我們家是三代同堂, 所以從小我跟在他身旁長大, 跟他有太多相處的回憶, 以前阿公做工程, 我記得有次他帶著我, 還背著裝滿一整個旅行袋的鈔票要搭車出門去, 當時我問他: 阿公, 我們帶這麼多錢要去哪兒? 阿公只是神秘地笑一笑...(我也忘了最後那袋錢到底去哪兒了...)  在我吃素那幾年, 有次他一邊處理蝦子一邊跟我說: 蝦子不是肉! 所以妳可以吃! 每次過年他總會特別騎車去西螺的菜巿場買回一堆素料給我, 像是素香腸, 素花枝, 還有一堆無法分辨的素炸物, 數量多到大仔都會恐嚇我要吃完才可以回台北!

我大二那年的生日剛好遇到國曆跟農曆同一天, 我媽跟阿公講這件事, 阿公一時龍心大悅(真的是龍心, 因為阿公屬龍)就給了一把鈔票要媽媽帶我去買黃金慶祝一下~ 一個多月後我媽病危被送到林口長庚, 阿公從雲林趕到林口在病床旁跟她說: 阿惠, 妳不能死! 妳死了, 萬一妳丈夫再娶, 妳的小孩會被虐待! 妳要好好活下來才能顧妳自己的小孩! (後來我媽真的脫離險境, 其實當時我已經大二, 大仔都在上班了, 阿公還可以用這種方式讓我媽努力撐下來!) 媽媽在長庚住了4個月, 一開始常發燒, 醫生說發燒的話就表示狀況不好, 阿公想了想, 不惜血本去買了已經被國際保育組織禁止販售的犀牛角, 他說犀牛角退燒最有用, 果真也很有用, 媽媽後來就沒發燒了! 某日醫生說媽媽適合吃綠色大蕃茄, 阿公馬上從雲林帶了二箱大蕃茄到醫院! (不過因為數量太多, 幾天後全部變成紅色大蕃茄...)

我媽生病那幾年, 只要有人說哪種藥草可能對我媽的身體好, 我阿公馬上就會在我家前面也種上一堆, 其中有一種俗名叫"白馬蜈蚣"的藥草, 阿公種到變成供應商, 台南, 高雄, 台北都有人跟他訂藥, 據說有次突然出現陌生人來我家要跟阿公買這種藥草, 阿公問說怎麼知道到我家來買? 對方說因為他家人在醫院病危去求神, 是神明叫他們來我家買的... 這.......... 連神明都知道阿公是供貨源頭啊~

ferragamo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